首页
会员中心
到顶部
到尾部
群文创作

相 马(对口相声)

时间:2010/8/30 11:05:24  作者:长沙市群艺馆办公室  来源:长沙市群艺馆  查看:6086  评论:0
内容摘要:  黎瑞华 胡品一 甲:二十一世纪最宝贵的就是人才! 乙:是呀。 甲:不过,现在不是没有人才,而是发现人才的人少而又少。 乙:对。 甲:说到发现人才,历史上我最敬佩一个人。 乙:谁呀? 甲:伯乐。 ...
 

黎瑞华 胡品一

甲:二十一世纪最宝贵的就是人才!

乙:是呀。

甲:不过,现在不是没有人才,而是发现人才的人少而又少。

乙:对。

甲:说到发现人才,历史上我最敬佩一个人。

乙:谁呀?

甲:伯乐。

乙:听说过这么个人物。

甲:那位伯乐大爷相马的技术炉火纯青,凡是好马他一看“好马”(拍乙)

乙:别乱拍。

甲:这好马绝对是千里马,凡是被伯乐大爷相中的千里马,都受到重用,冲锋陷阵,百战百胜。

乙:对。

甲:那时候真是马才济济。

乙:就是。

甲:后来伯乐大爷去世了,政府很关心他儿子。

乙:那时候叫官府。

甲:对,官府。官府照顾名人后代,给伯乐的儿子—-小伯乐安排了一份工作。

乙:什么工作?

甲:“马力资源部部长”,专为军队相战马。

乙:这小伯乐会相马吗?

甲:会什么呀,不过官府是这么想的:人家老子会相马,那儿子也肯定有两下子。

乙:官僚主义呀!

甲:小伯乐这个乐呀,“咱爸相一辈子马,只混了一个小小的相马官,现在咱一上来就捞个部长当当,嘿嘿嘿嘿……”

乙:就是想当官。

甲:“再说这马力资源部可是个肥缺,什么将军呀、元帅呀,想要配匹好马,不都得找本部长吗?”

乙:责任重大。

甲:“嘿嘿,咱呀,(唱)该出手就出手呀,白花花的银子往口袋里流呀……,咱干上个一年、两年,起码也是个百万富翁!”

乙:贪官呀!

甲:你想,谁家养了马,不都想让自己的马成为千里马吗?

乙:是呀,马有出息,主人脸上也光彩呀!

甲:所以养了马的都牵着马来找小伯乐,请求他给自己的马盖个印章。

乙:什么印章?

甲:“千里马资格认证专用章”。

乙:嗬!

甲:凡是小伯乐相中了的马,就在马屁股上盖个章。(往乙脸上作盖章状)

乙:干嘛,你!

甲:这不是马屁股,凡是盖了章的马从此就是一匹千里马,享受千里马待遇,整天吃香的,喝辣的,没事遛达遛达,跳跳舞,蹦蹦迪……

乙:啊,蹦迪?

甲:蹦蹦蹄子,蹦蹄。

乙:要是没有被相上的马呢?

甲:那就只能当“十里马”了。

乙:“十里马”?

甲:就是没有出息的马,只配拉车、犁田、转着圈子拉磨。

乙:这就是贵贱之分了!

甲:这么一来求小伯乐的人多了。

乙:那还能不多?

甲:小伯乐也不含糊,马上在门口挂上一块牌子,上写道“凡来相马者,须缴纳相马费白银五两或美元一百元,国库券不要!”

乙:这就开始捞了!

甲:这第一天,一开门就来了一位,牵着一匹高头骏马,冲着守门的打一鞠躬。“呀,门官大人。”

(戏剧韵白腔)

乙:这一见面就叫大人呀。

甲:门官,门官,门官也是官,见官就得叫大人。

乙:好嘛!

甲:“呀,门官大人,小人此处有骏马一匹,求请部长大人相上一相。”

乙:是呀。

甲:“拿来。”

乙:什么?

甲:“银子!相马费呀!”

乙:我忘了这茬儿了。

甲:这位哆哆嗦嗦从口袋里掏出白银四两。

乙:还差一两呀。

甲:“啊呀!门官大人呀,想我如今下岗,吃着低保,这四两银子还是小人四处求借而来,请门官大人多多包涵。“

乙:这位也怪可怜的。

甲:这守门的心想:“今天是第一天相马。不收白不收,咱就打八折吧。”

乙:这也打折呀。

甲:“反正能不能相上,也不是咱的事。”写了张收条,“进去吧!”

乙:总算进去。

甲:这第一天相马,“马力资源部”各部门负责人一共二十多位都来了。

乙:二十多位?

甲:别看人多,可分工不同哇。

乙:怎么样不同?

甲:有管相马头的,相马眼睛的,相马耳朵的,相马尾巴的,相马手的,相马脚的……

乙:等等,这马有手、脚呀?

甲:有呀。

乙:这马手是……

甲:前腿呀。

乙:那马脚呢?

甲:后腿嘛

乙:嗨!

甲:这叫各负其责,各司其职,分工合作,银子归我。

乙:归谁?

甲:部长——小伯乐呀。

乙:够贪的。

甲:这位把马一牵上来,各部门负责人一看这马……

乙:怎么样?

甲:此马:“颈上是红鬃,周身无杂毛,目光如闪电,两耳赛芭蕉。”

乙:好马!

甲:当时各部门负责人一齐都说:“好马!好马!”

乙:小伯乐怎么说?

甲:小伯乐一看收条:“嗯?银子四两?”把惊堂木一拍:“嘟!嗯?什么好马??你们知道有句名言吗?”

乙:什么名言?

甲:“聪明过了头就是愚蠢,这马好过头了,好过头的马就是坏马!来呀。

乙:干嘛?

甲:“将此刁民和这千里马……”

乙:啊?

甲:“不不不,十里马!将此刁民和这十里马,一起赶出去!”

乙:荒唐!

甲:跟着,又来一位,牵着一匹三条腿的马。

乙:三条腿?

甲:是有四条腿,不过这马有小儿麻痹后遗症,有一条腿只有这么粗。(抓乙手比划)

乙:别拿我来比喻行吗?

甲:这能叫腿吗?

乙:瘸马呀?三条腿它能跑吗?

甲:比乌龟快一点,一跑就这劲儿。(学)

乙:这种马也来相千里马?

甲:这种马的主人有钱呀,一进来就送上一张支票。

乙:支票?

甲:银票,银票。“部长大人,小意思,笑纳,笑纳?”

乙:小意思是多大意思?

甲:一……

乙:一两银子呀。

甲:(小声点)后面还有三个“0

乙:一千两,够贿赂罪了。

甲:有钱呀,人家不在乎钱,就在乎出名。

乙:钱多了没处花!

甲:这时候,有位副部长嘀咕了一句,“部长,这是三条腿呀。”“嘟,你懂个屁,从几何学角度看,三脚架不是比四脚架更稳当吗?”

乙:嗨,这关几何学什么事?

甲:部长是一把手,一锤定音:“盖章!”这三条腿的马也成了千里马。

乙:这是相马还是相钱?

甲:也不全看钱,这时候秘书长送上一张小纸条。

乙:谁写来的?

甲:元帅的小舅子。

乙:什么事?

甲:“小伯乐,我有一好友,送来千里马一匹,请认可。”

乙:这马还没有来,就要认可?

甲:小伯乐一看,哪敢耽搁。“来人,敞开中门,迎接千里马大驾光临!”(打拱作揖状)

乙:瞧这德行!

甲:顿时,只见中门大开,进来了一匹……

乙:高头骏马。

甲:个头不高,耳朵长长的,不长鬃毛,但见它来到大堂当中,四只蹄子一撑,脖子一扬“A……OA……O

乙“驴呀!

甲:“嘟,此……马,貌相虽然象驴,你等细看这耳朵,!马能有这么长的耳朵吗?”

乙:这不还是驴吗!

甲:“嘟,大胆,长耳朵,长耳朵,这叫特长!你等听这嘶叫之声A……OA……O。”

乙:驴叫。

甲、乙(合说):嘟——

乙:别嘟了,有话就说!

甲:“此乃战马嘶鸣,气宇轩昂,千里马非此莫属,来人,盖章!送特级千里马疗养所疗养。”

乙:什么乱七八糟!

甲:没有几天,敌军来犯,皇上下旨所有千里马全部随军出征!战马管理处大门一开,所有马全跑出来了,这个热闹:“MaMa……,A……OA……O,得得嗒,得得嗒,嗒得得嗒得得嗒得嗒……

乙:瞧这乱劲儿,这样的破马怎么上阵打仗?

甲:结果大败而归,差点儿全军覆没,皇上龙颜大怒,下旨查办!

乙:对,查!

甲:查来查去,真相大白,皇上又是一道圣旨:“查小伯乐,利用职权,贪污受贿,贻误战机,送军事法庭,枪毙!”

乙:活该!



长沙市群众艺术馆主办 |  © CopyRight 2008-2016, http://www.csqyg.com/,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
湘ICP备12008835号